新会古典家具产业复兴 实现入园集聚发展

2020/07/10 21:35 · 家装资讯 ·  · 0评论
摘要:

在2009年新会被授予“中国古典家具之都”称号后,新会古典家具行业企业和个体数户更是从300多户猛增至4000多户,行业产值从10亿元增至100亿元。

在2009年新会被授予“中国古典家具之都”称号后,新会古典家具行业企业和个体数户更是从300多户猛增至4000多户,行业产值从10亿元增至100亿元。

新会古典家具产业复兴 实现入园集聚发展

新会作为“广作”的主要发祥地,近十年来古典家具行业经历了高速发展。

古典家具整治纳入区镇级考核

四年培养一批年产值超亿企业

将设限制发展区和禁止发展区

在“广作”的发祥地新会,中国古典家具产业正蓬勃复兴,尤其在2009年新会被授予“中国古典家具之都”称号后,新会古典家具行业企业和个体数户更是从300多户猛增至4000多户,行业产值从10亿元增至100亿元,从业人员已超15万人。然而在经历近十年的高速发展后,产业规划的先天不足和管理发展上的无序逐渐显现,环境污染、行业内讧等负面消息不时传出。

3月7日,新会出台《新会区古典家具产业规范提升实施方案》,提出四年培养古典家具规(限)上企业50家以上的目标。同日,新会还印发《新会区古典家具行业生产经营管理大检查专项行动方案》,计划从消防、环保等环节入手,用半年时间全面整顿全区古典家具行业,其大刀阔斧之势让洗牌新会古典家具行业之意呼之欲出。

现状

近十年高速发展,行业“疾病重重”?

厂家堆放木料“霸占”道路,双行道变单行道

在大泽镇沿着省道S364前行,道路两侧的古典家具店铺琳琅满目,这些商铺中大多采用“前店后厂”的模式,比如新会区河北工业园内就是不少古典家具工厂的聚集点。3月24日,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在该园区内除了一两家稍大型的工厂外,其余均较小型,这些工厂几乎无一例外地把木料堆放在道路两侧,在某些路段厂家堆放的木材甚至“占据”了道路的三分之一,加上路边停放的车辆,本来宽敞的道路被“挤”成了单行道。

大泽镇兴业一路也聚集了不少古典家具工厂,木料堆放问题在这里同样突出,有的厂家甚至专门搭起了布篷为堆放的木料遮风挡雨。不仅如此,在兴业一路上南都记者还不时闻到呛鼻的油漆味,即使走到了道路尽头的食肆内仍能闻到该气味。

在江门市12345政府服务热线官网上,以“古典家具”为关键词在“新会”这一处理区域进行搜索,根据对2017年1月1日至2018年3月28日数据的不完全统计发现,在上述统计时间内,江门市12345政府服务热线共收到52例投诉,其中不少为重复投诉,气味、粉尘、噪音等环境问题是市民投诉的主要内容,违建、占道经营等也占一定比例。

买卖不开发票,成行业潜规则

买卖双方在交易时开具发票,本该是合情合理的要求,但在新会的古典家具行业,不开发票却仿佛成为了行业潜规则。南都记者在古典家具商铺较为密集的大泽镇随机选择了10家商铺作为样本,询问其是否可开具交易发票,10家中有5家拒绝了南都记者开发票的要求,并告知记者“只能开收据,即使加钱也不可以开发票”,有4家表示“可开发票,但税款需由买家承担”,仅有1家表示“可开发票,且税款不需由买家承担。”

“我们这里一般都不交税的,所以都不开发票,老板会专门找会计去处理账目,都是报很少的税,不然成本太高了。”在走访过程中,一位在大泽镇某古典家具店工作的销售员告诉南都记者。

“放水养鱼”模式,造成行业无序

中国古典家具传统“三大作”(京作、苏作、广作)中,“广作”发祥地为新会,元明时期紫檀等红木因海外贸易兴盛大批进入中国,新会或因地利人杰(南宋在此覆亡而有大批工匠遗存),成为明清时期古典家具重镇。1970年代末新会古典家具行业复苏,产销名列全国第一,但其后逐步被浙江东阳、福建仙游甚至邻近的中山大涌超越,品牌没落,沦为生产基地。

2009年新会夺得“中国古典家具之都”称号,政府将古典家具产业列入战略性重点扶持的地方特色传统文化产业,其后加强品牌宣传,在北京、广州等地连番举办博览会。在其后近10年间,中国古典家具在新会蓬勃复兴,大大小小的古典家具城已建起8家,官方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区工商部门登记的古典家具生产、销售及相关配套经营主体达已超过4000家,行业产值超100亿元,从业人员超10万人。

宽松的政策让新会的中国古典家具产业在近十年高速发展,而其“放水养鱼”的模式也开始让产业发展中的无序逐渐浮出水面。“这个行业可以说是先发展后管理的,在发展之初没有做好详细的规划,在产业规划、产业引导方面本身就存在着先天不足。”新会区传统古典家具行业协会会长黄惠满坦言,目前行业中乱占乱建、乱拉乱接、占道经营、污染环境等情况都不同程度地存在。

“这个行业里很多商家买卖进货都不开发票,都是给现金或者刷卡就算了,在管理上也确实比较难。”黄惠满将行业中不开发票这一潜规则归因于管理上未能规范化,“其实在新会古典家具行业里,达到限上企业标准的企业应该是有的,但也是因为没有规范化管理,所以这些企业可能还是个体户,还没有登记为企业。”

新会古典家具产业复兴 实现入园集聚发展

改变

消除产业规划短板,实现入园集聚发展

多年积病不除,行业难以健康成长、发展壮大,新会区委区政府痛定思痛,决心以壮士断腕之气魄加大对古典家具产业的改革力度。在本月初,新会区就祭出了大招,出台《新会区古典家具产业规范提升实施方案》(下称《实施方案》)和《新会区古典家具行业生产经营管理大检查专项行动方案》(下称《行动方案》),由上至下对行业进行整顿和规范,将新会古典家具行业推入洗牌期,力争到2021年,培养古典家具规(限)上企业50家以上,规上工业产值20亿以上,限上企业主营收入10亿元以上,缴纳国地两税1亿元以上。

整治考核与年终成绩挂钩

对行业开展生产经营管理大检查,是推行《实施方案》的第一步。在3月12日举行的动员会上,新会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聂加伟表态称,将以大检查为契机,全面摸清新会区古典家具经营主体的数量、规模、登记和经营状况,以及经营主体落实消防安全生产、环境保护措施情况,排查消防安全生产隐患和污染源,为今后实现行业动态管理和规范管理奠定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古典家具整治”将被纳入今年新会区的镇级考核,考核结果将直接与年终“成绩单”挂钩。目前,为期半年的大检查行动已经开展,由约60人组成的9个检查小组兵分多路对全区古典家具行业进行地毯式检查,大泽镇和圭峰会城是“主战场”,检查重点为消防、安全、环保以及场所作业卫生环境等情况。从3月16日在会城民营工业园一带开展的检查来看,无照经营、无粉尘防治设施、消防设施过期、占道经营经营等问题最为突出。

将设限制发展区和禁止发展区

产业规划是新会古典家具产业此前的短板所在,在《实施方案》中,对这一短板的消除被放在了极为重要的位置。《实施方案》提出,将邀请专业机构指导产业发展规划,规划建设古典家具产业发展区,实现入园集聚发展,明确划定禁止发展区、限制发展区,对现有古典家具经营主体,要合理引导至产业集聚区。

“产业集聚区将设在新开公路两侧控制线外延200米范围内,同时会城街道和大泽镇今后也将划定产业集聚区;限制发展区为会城街道民营工业园、仁义工业集中点;产业集聚区、限制发展区以外的新会区所有区域都将设为禁止发展区。”黄惠满告诉南都记者,此举实施后,遍地开花式的发展模式将改变,以往零散分布的古典家具经营主体将逐渐向集聚区汇集,以便于行业管理。

打造新会古典家具企业总部中心

行业的升级提档在《实施方案》中也被重点提及。《实施方案》中提出了“力争2019年新培育规上企业5家以上、2020年15家以上、2021年20家以上,其中工业类企业占任务数50%以上”的目标。同时,在行业龙头企业培养上,《实施方案》中也给出了“通过四年时间的培养,力争涌现一批产值超亿元企业,到2021年,产值超亿元企业5家,超5亿元企业1家”的培养目标。

《实施方案》中提到,为培养行业龙头企业,近期新会将首先在会城街道、大泽镇各选取1家企业开展整合重组试点,力争两年内完成“企改股”。“这是一项培强育优的工作,其实目前行业里也有像森木古典家具这样的企业已经启动进军‘新三板’的步伐,企业实行股份制后,不仅便于政府部门进行管理,也可以有助于提高企业的经营能力和产品质量。”黄惠满说到。

此外,根据规划,新会还计划在S364省道新开公路段两侧选址,建立古典家具产业创新研发基地、古典家具集聚产业园、木材交易中心,打造新会古典家具企业总部中心,力争2021年入驻企业30家以上,交易额超15亿元。而为了更好地为行业升级提档“护航”,新会将加大查处古典家具经营主体掺杂掺假、以次充好、逃税漏税、欠薪行为等各类违法案件力度。

延伸阅读:新会古典家具走可持续发展之路,重工艺轻材质

对话

整治是为让行业发展更有序

去年8月,新会区传统古典家具行业协会成立,协会会长一职由新会经信系统任职多年的黄惠满担任,标志着新会传统古典家具事业在经历行业协会内讧阵痛后掀开了崭新一页。《实施方案》《检查方案》的出台,让行业洗牌整顿成为大势,作为行业协会会长如何看待这一变化?

1、南都:有传闻称将通过此次规范整治行动将4000家缩减至400家,该说法是否准确?此次行动是否有设置企业关停数量指标?

黄惠满:我们没有定这个指标,定死目标是不科学的。但开展整治的目的不是为了消灭这个产业,而是为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让行业在今后发展更有序,企业经营更规范,产业发展更健康。

2、南都:目前行业内每年的税收较少,而《实施方案》中称力争到2021年,缴纳国地两税1亿元以上,实现该目标是否有难度?

黄惠满:要管好税收,其实是没有压力的。因为税源是已经在的,并不需要像挤牙膏那样挤出来,关键是如何规范管理。目前行业税收和产业规模是不匹配的,现在全区有4000家古典家具生产、销售及相关配套经营主体,平均每家纳5万元的税,就已经有2亿元了。而一家企业如果连每年连纳5万元税的标准都达不到,那肯定称不上优质企业。

3、南都:行业协会会长鲜有由政府官员担任,此举是否是为了平复此前行业内讧的裂痕?计划何时重新由行业内部人员接班会长一职?

黄惠满:2013年爆发的行业协会内讧事件确实影响了行业的团结,不但没有形成产业凝聚力,反而内部消耗了自己的力量,分化了产业,对产业发展造成了负面的影响。考虑到新会古典家具产业这一特殊性,去年新会成立了新会区传统古典家具行业协会,会长一职由我担任,并在协会内部人为地在两派成员数量上平均两派的势力,希望双方通过慢慢地磨合恢复团结。

两派的矛盾目前已经不是很明显,但毕竟破镜重圆始终有一条痕,不可能一下子就恢复,关键是我们协会要站在一个比较中立的立场,一视同仁地去对待。不过,现在这种由政府官员担任会长的模式不可能长期下去,我们将重点选择中间派系且在行业中规模较大的企业负责人作为培养对象,经大多数会员同意,通过一段甚至较长时期培养和考察后,推荐担任会长、秘书长等职务,让在行业中有江湖地位,真正德高望重、有实力的企业领袖去担起这面大旗。

目前具体人选还没有确定,还处于培养和观察期。我们希望让他们在行业中自由发挥一段时间,如果在现阶段有意识地去培养,反而会让大家不服。有能力的人肯定会慢慢在行业中冒尖,这样选出来的人才更有说服力。

聚焦

重提标准化改革,阻力是否依旧?

2013年,新会古典家具行业协会内讧爆发,时任新会区古典家具行业协会会长的邱德厚力推的新会古典家具标准化改革因各种原因而半途而废。近五年过去,标准化改革再度被提起,并被写入《实施方案》,当年改革推行时的阻力,是否继续成为“拦路虎”?

标准化改革曾因协会内讧停摆

2011年,由新会区标准化协会、新会区质量技术监督局等共同起草制定的《古典红木家具》和《仿古红木家具》两项联盟标准正式发布。发布当天,邱德厚现场宣读联盟标准发布令,首批38家企业在发布会上,签署加入联盟协议。

然而在随后的多年里,这两项联盟标准的推行却未如理想。因制定高于国标的新会古典家具联盟标准,在行业浸淫数十年的理事称邱德厚是“外行人”,过于理想化,而邱德厚则称部分“收买佬”(此行早年多从收卖古典家具起家,无贬义)目光短浅,标准化才是长远发展之道,但这触及了行业潜规则的既得利益者。

时隔五年,在今年3月印发的《实施方案》中,曾被邱德厚力推的标准化改革被重提。《实施方案》中提出,要在已制定的《仿古红木家具联盟标准》等基础上,尽快出台统一产品质量标准,在保留新会特色的同时,对标先进地区,甚至与国际接轨,力争2018年全区采标企业达100家以上,2021年达200家以上。

将在原标准基础上设“广作”标准

为何重提标准化改革?黄惠满向南都记者解释道:“现在很多地方都在搞行业标准,比如福建仙游就做出了一个‘仙作’标准,我们新会作为‘广作’的重要发源地,肯定要致力打造”广作“标准。”邱德厚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亦表态:“对我们搞企业的人来说,质量是最根本的,而要评价质量首先就得有标准。政府这样去规范是好的,对行业的长远发展来说肯定是有好处的。”

谈到是否担心当年的阻力会重现,邱德厚认为“有争议也不奇怪,不过我认为经过这么多年,大家对这套标准的接受程度应该会比之前大大提高。”黄惠满也表示“肯定有难度”,“不过任何一项政策都不可能人人拥护,关键是对行业有多大的作用,有没有必要,如果我们认为有必要,即使有阻力也无所谓。我们现在已经在和广东省工业美术协会进行沟通,希望通过听取专家意见进一步优化完善《仿古红木家具联盟标准》等标准,尽快出台‘广作’标准”。

(原作者:罗韵姿 原标题:新会古典家具行业突围)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nrgvet.com/527/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因凡家居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